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首頁->準入

有委屈,但更多是感動

——來自各地市場監管部門的登記注冊故事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06-04 08:47 來源:
分享:
0

近日,廣西壯族自治區市場監管部門窗口工作人員向群眾介紹新設立企業的程序。□諸葛萍/攝
  

遭遇威脅后……
  初秋的天氣讓人略感微涼,一個突然闖進我辦公室的男人更讓我打起冷顫。他揮舞著雙手大聲咆哮:“我從來沒有辦過營業執照,為什么我變成了一個公司股東?你給我解釋清楚!”
  我招呼他坐下,讓他冷靜一下慢慢說。他摔掉我遞過去的水杯,繼續吼著:“給我解決住房!給我低保金!不給,我就要辦人!反正我無期徒刑才出來一年,哪樣都不怕!”
  我脊背一陣發涼,原本此人一米八幾的身高,就讓小女子我得掂腳仰頭望,現在又自曝曾是無期徒刑犯,是因為什么被判這么重的刑?他會不會打人……我的聲音也開始微微顫抖,好在保安小哥聞聲及時來到我的辦公室。
  在眾人的勸說下,他坐下來說出緣由。他叫胡×,去年出獄,至今無正式工作。今年他申請廉租房說是不符合條件,原因是名下有一家公司,與此同時他接到街道干部通知,下月起將停止發放最低生活保障金,原因與上面相同。
  “我犯過法,在監獄里呆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出來了,想好好做人,現在你們整得我沒錢沒房,我只想辦人!”說到這里,他眼睛沖血,又開始狂躁起來。
  我馬上說:“胡先生,您不要著急,我們會查清楚的。您回憶一下,身份證借出去過沒有?或者丟失過沒有?”
  他愣了一下,平息下來:“半年前我坐車丟了包,身份證還有一些卡全沒了,當時我就到派出所報了案。”
  我登錄業務系統,在全市經濟戶口中查詢股東為胡×的所有企業,一條由我局登記的重慶市澤悅鴻升商貿有限公司記錄彈了出來。
  “胡先生您看,這就是您名下投資的企業,是今年上半年設立的。您是唯一的股東,還是公司的執行董事兼經理。您再看看,是否認識這個委托人、監事?”我對他說。
  他看了后說:“這兩個人我都不認識,這個地方我都不知道在哪里。”他指著屏幕上的企業住所說。
  我登錄電子檔案系統,查詢出該企業的掃描檔案,一頁一頁翻給他看:“您看,這是您的身份證復印件,這是您簽的委托書,這是您的租賃合同。”
  他這一看,又開始急了:“這不是我現在的身份證,名字也不是我簽的,我馬上簽字給你看。”
  我一看,他簽字的筆跡果然和檔案里的不同,身份證的有效期和發證日期都和檔案里的復印件不一致。我撥打委托人的聯系電話,已是空號。
  我說:“胡先生,你的身份證應該是被不法分子冒用注冊了公司。”
  “既然是冒用的,那你們為啥還發營業執照?”他翁聲翁氣地問,不過已經沒有了才來時的憤怒。
  我耐心解釋說:“您也看到了檔案,公司提交的各種材料都是齊全的,您的身份證交給了這個委托人,我們就視作您全權委托他來給您辦理。法律規定可以由委托人代為辦理,股東無須親自到現場來,材料齊全我們必須得受理呀。”
  “可是,我的身份證丟失報了案呀,怎么還能用?”他又問。
  “這是因為丟失的身份證仍在有效期內,還可以繼續使用。我們使用的身份證讀卡器能辨別真偽卻無法識別無效。不過,由于冒用登記影響到您的切身利益,我們一定會盡快解決,絕不會讓您的生活受到影響。”我安慰他說。
  第二天一大早,我把胡×的情況向局長作了匯報。局長立即組織執法支隊、法規科、監管科共同商議解決方案,決定由執法支隊負責調查取證。經過反復研究,一個月后,編號渝中監撤字第001號的撤銷決定書下發,正式撤銷了重慶市澤悅鴻升商貿有限公司的設立登記。
  撤銷登記的當天,胡×又來到我的辦公室,一進門就向我深深躹了一躬,說:“謝謝大姐,上次多有冒犯,我錯怪您了。今天問題解決了,是您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此時,我竟然有一種說不岀的感動,眼淚簌簌地流了下來。

□重慶市渝中區市場監管局 羅 華



不拖政府的后腿
  前年春天的一個下午,陰雨綿綿,時值北京西單橫二條地區疏解整治工作有序推進中。在前期的宣傳部署及精心組織下,該地區的疏解整治工作進入吊銷注銷營業執照階段。經過轄區監管干部的調查,有一戶經營戶因半身不遂,無法到所里辦理營業執照注銷手續。考慮到經營戶存在實際困難,身為個體登記工作人員的我與主管領導竇所長主動到其家中,辦理營業執照注銷手續。
  這戶經營戶的房子極其簡陋,只有一居室,臥室即為客廳,除了床、茶幾,沒有什么像樣的東西。即使這樣,女主人還是忙著給我們燒開水,預備沏茶。
  “您別忙活了,我們辦完手續就走。”竇所長說。
  “那怎么行。讓你們冒雨過來,已經很不好意思了,要不是老頭子動不了,說什么我們也得過去辦理。”女主人說。
  “很感謝你們支持政府的工作,上門給你們辦理手續,也是我們的責任。”竇所長說。
  “哎,我媳婦一直沒工作,我又身體不好,全家的經濟來源都來自這點小生意,孩子還在上學,真是不敢亂花錢啊……前段時間我聽說橫二條地區要改造,就知道生意是做不成了。我想過要不要去抗爭一下,鬧一場,但仔細想想,還是覺得不能和政府對著干。我們雖然是小老百姓,但也看電視、聽廣播,知道疏解整治是大勢所趨。市領導再三強調,這是核心工作。我們在政府的幫助下做了這么多年小生意,這種時候,不能拖政府的后腿,不能跟政府對著干。您看,這手續怎么辦,我們全力配合!”躺在床上的男主人說。
  聽到這一席話,我被深深地感動了,多樸實的老百姓啊!一時間,我只能說出“謝謝您的理解”。
  很快,營業執照的注銷手續辦完了。
  臨走前,我發自內心地握著男主人的手,說:“真的感謝您,您的理解與配合給了我們莫大的支持和動力。”
  他微微一笑,說:“沒事,人心都是肉長的,這也是因為你們照顧我們的實際情況,上門為我們服務,將心比心,應該的。”
  正是由于這段經歷,讓我深刻體會到,政府的工作就是應該以人為中心,對服務對象體貼關懷,優化服務,這樣才能得到人民群眾的理解和支持。

□北京市西城區市場監管局西長安街所 宋 文



強忍住淚水
  前年年底,我從局機關調到分局辦證大廳,受理個體工商戶登記。這里街道老舊,個體經濟卻很發達,登記在冊的個體工商戶逾2000戶。
  今年5月,時值孟夏,萬物并秀,市場主體年報及個體工商戶登記也進入高峰期。5月15日14時許,一名中年男士拿
  著營業執照正本來到分局大廳,連鏡框都沒有卸下來。得知他來咨詢年報事宜,我一片好心地對他說:“您只要拿副本來就可以了,出門辦事一般都拿副本,攜帶方便。”
  誰知中年男士竟然大聲說:“你們去年沒給我發副本,還說那個可以不要。”
  我頓時呆住了,一臉愕然地看著他,說:“不可能!我們不可能說這樣的話。”
  中年男士瞬間就來了火,語氣急促地指著倉庫說:“當時你們就是從那邊給我發的營業執照正本,絕對沒有給我什么副本。我想起來了,就是你給我發的營業執照。”
  無論是我還是另一個同事,都不可能不給他發營業執照副本,更不會說副本可以不要這樣的話,也從來不會在倉庫發營業執照。
  我看了營業執照上的辦照日期。當時我還沒有到這里工作,怎么可能是我發的營業執照呢?以前,也有人自己找不到營業執照正本或者副本,說辦照時沒有給他們,但說的時候多少有點心虛,我們只要解釋一番,對方基本不再爭辯。今天這名男士竟然說出這么離譜的話。
  我急了,沒多加思考就說:“您回去再找找吧,真找不到,按照規定需要補辦一個副本。”
  這名男士的脾氣不是一般的暴躁,聽我這么一說,當即發怒,把手里的東西用力砸到窗口臺面上,東西從臺面滾落到我身上。瞬間,我像被電擊了一樣,頭昏目眩。
  他賭咒發誓說:“如果是我弄丟了副本,我一家人都死掉!如果是你們沒發,你怎么樣?你敢發誓嗎?”
  大廳里的辦事群眾都看著我,我盡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緒,強忍住淚水不往下流。這時,有同事幫忙通知分局長來協調處理。
  分局長來后,我剛要開口說明事由,中年男士搶先說了,還是賭咒發誓。我想申辯兩句,分局長示意我別做聲,自己安撫男士說:“兄弟,別著急,您的事不是多大的事,沒有副本按程序補辦一個就是。”中年男士總算不再嚷嚷。在分局長的指導下,他寫了一個情況說明,又填寫了一份表格,總算辦理了有關手續。
  中年男士走后,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眼淚嘩嘩地往下流。分局長對我說:“大家都知道今天是他不對,但是又不能和他爭吵,只能慢慢做工作。你看,事情不是解決了嗎?你也不用為這事生氣,什么樣的服務對象都有,我們只有適應他們。”我無奈地點了點頭。
  天底下竟然會有這樣無中生有的事,我越想越憋屈。但是無論遇到什么情況,就像分局長說的,要做好服務工作,只有不斷調整自己的情緒。
  我深吸了一口氣,繼續受理后面的業務。

□江西省高安市市場監管局城東分局 周慧芬



一小兜橘子
  2018年12月25日,我記得很清楚。那天早上,我剛到單位,就發現自己的辦公桌上有一小兜橘子,連忙問:“誰的橘子放我這兒了?”同事說:“剛有個穿藍羽絨服的阿姨放在這里的,說是一定要給你。”我一下回想起幾天前她來辦理注銷業務的情形。
  “我要辦注銷手續,誰能給我解答?”穿藍羽絨服的阿姨推開門問。
  “您好,有什么問題可以跟我說。”我趕忙回答。
  “我有個企業要辦注銷手續,窗口工作人員管我要這要那的。那么多年過去了,我啥也沒有了。前幾天社區干部通知我名下有企業,如果不注銷就取消我的低保,這可讓我怎么辦啊?”阿姨越說越著急。
  “阿姨,您別激動,慢慢跟我說。企業叫什么名字?我在系統中查詢一下現在是什么情況。”我安撫她道。
  我在接下來的談話中得知,這位阿姨姓劉,是沈陽市公共汽車總公司華龍手套廠的法定代表人。該廠成立于1992年,成立不久劉阿姨就去了外地,從始至終沒有經營,也沒有辦理稅務登記,如今手套廠早已被吊銷。劉阿姨身體不好,無兒無女,生活困難,只能靠低保維持生計。她這次接到社區干部的電話通知,才想起自己名下還有個企業,這才火急火燎地來到窗口辦理注銷登記。
  由于企業年代久遠,系統中沒有電子檔案,我打電話聯系局檔案室,讓同事幫忙查找企業的主管部門。幸運的是,手套廠的主管部門還是存續狀態。
  我打印出一份集體企業注銷告知書和所需要的表格,指導阿姨填寫資料。
  “阿姨,這表格您抓緊填好。因為企業的營業執照和公章已經丟失,您需要在報紙上刊登丟失公告,并將報紙帶來。還有,集體企業注銷需要由主管部門出具批準文件,我也給您準備了模板,您帶著這個模板找到主管部門說明情況后,請他們蓋章。您把這些都準備齊了就可以過來辦理注銷手續了,到時還來找我。”我耐心地向她說明。
  “姑娘,你這么一說我全都明白了,等我準備好了馬上就來辦。”劉阿姨這才露出了笑容。
  兩天后,劉阿姨將注銷材料送了過來。拿到注銷受理通知書,劉阿姨緊緊握住我的手,激動地說:“這真是救了我呀!”
  上班的鈴聲響起,我的思緒被拉回現實。我擦了擦有點濕潤的眼睛,用手摸了摸這一小兜橘子。我猜它一定很甜。

□遼寧省沈陽市大東區市場監管局 黃金子



使命和責任是永恒的
  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過后,電話那頭說:“是張局長吧,這里是紀委黨風政風辦公室。請你帶著你局服務大廳窗口工作人員小王15分鐘之內趕到紀委辦案點來。”對方語氣生硬,分明是命令的口氣。
  “壞了,一定是惹下什么大禍了。”放下電話,我心里咯噔一下,這樣的事情是我當局長后的第一次。我馬上撥通小王的電話,他似乎受到了莫大的委屈,哽咽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帶著小王趕到紀委辦案點才弄清事情的原委:當天上午,上級某領導到南召縣服務大廳調研時,看到注冊窗口有人吵鬧,便前去查看,發現與工作人員發生爭執的是一個企業代表。這名企業代表一看上級領導來了,就告起狀來:“我昨天下午已經來過一次,說手續不齊,今天來了還說不行,分明是故意刁難我。”
  這名領導沒問明情況,就認為是工作人員的問題,當即以命令的口吻要求小王簡化程序,把該公司的營業執照打印出來。
  小王解釋說:“我昨天下午已經明確告知企業必須提供的幾項資料,可他今天還是沒有帶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授權委托書。按照有關規定,我不能給他辦理。”
  這名上級領導根本就聽不進去解釋,把這事上升到不支持地方經濟發展的高度,當即就給紀委打電話,要求對窗口工作人員庸政懶政不作為的行為嚴肅查處。
  我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長長出了一口氣,心里也有了底。我一邊安慰小王,一邊向紀委的工作人員解釋。在強有力的法律條款支撐和我的據理力爭下,紀委同志當場決定不追究小王責任。
  我告訴小王:誤解、委屈和無奈是暫時的,我們肩上的使命和責任才是永恒的。

□河南省南召縣市場監管局 張 莉



入職第一課
  那一天我記得特別清楚,我剛入職原湖北省秭歸縣工商局歸州工商所半個月,還在跟著師傅觀摩學藝。
  “怎么回事?為什么你們把我營業執照上的生化藥品幾個字‘貪污’了?就我的沒有,我明明寫了的。”那天,我跟著師傅尤艷紅早早來到辦事大廳,就見一名清瘦的男士一臉憤怒地沖了進來,大聲咆哮。
  我往后退了幾步,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敢吱聲。尤艷紅是所長給我指定的師傅,比我年齡還要小,我正在跟她學習注冊登記業務。我站在師傅后方,看著她禮貌地招呼這名男士,并接過營業執照,熟練地登錄業務登記系統,查詢比對經營范圍,然后告訴男士:“很抱歉,您沒有申請‘生化藥品’零售這一項。因為我們是按照您填寫的內容錄入的,每次都再三核對了,我保證,既然系統里沒有錄入,您的申請表上一定沒填寫,可能您或者您愛人填寫的時候不小心漏了。”
  原來這名男士是營業執照上的經營者馮國蓮的丈夫。“不可能,我明明填了的,就是你,對,我記得就是你辦的!你給我打的時候漏掉了!”這名男士氣勢洶洶地說。
  “我不跟您爭,您稍等會兒,我幫您查閱檔案。”師傅明顯在很努力克制情緒,轉身去了檔案室。
  “您看,這是您的字跡對不對?”師傅把登記檔案拿到男士面前,翻開申請表遞給他看。
  男士瞟了一眼,手一擺說:“算了算了,那我要加上‘生化藥品’,現在該怎么辦?”
  “您把營業執照正本帶來,再帶上您和您愛人的身份證復印件,填表申請變更即可。”師傅說。
  男士轉身出門,師傅沖我搖了搖頭,苦笑了一下,回到檔案室將檔案復位。
  我忍不住替她打抱不平:“這人也太難搞了,怎么這樣啊?幸虧有檔案在。”
  “這一課來得正好,你看到了,咱們登記注冊技術含量不算高,但要仔細仔細再仔細,不然遇上這種人,可就說不清了。”師傅認真地對我說。
  從師傅的話中我明白了,登記注冊看似簡單,卻不是個輕松的擔子,需要窗口工作人員耐心、細心,具有極強的責任心,還要能很好地控制和調適自己的情緒。這是我入職的第一堂課,所以那一天,我永遠也不會忘記。

□湖北省秭歸縣市場監管局 吳雪芳



遭遇“玻璃心”投訴人
  “喬股長,你在單位嗎?你們窗口被投訴了,請到督察科來一下。”
  “被投訴了?”我腦子瞬間蒙了,仔細回想一下,今天沒有什么登記糾紛,也沒有什么需要解決的問題呀。望著窗口滿滿的申請人,看著辦公桌上一摞摞材料,想著電腦里不間斷冒出的全程電子化登記材料,我無奈地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向督察科。
  走進督察科,我看見一名穿著娃娃領連衣裙20歲左右的漂亮姑娘。“喬股長,這位是投訴人。”督察科工作人員向我介紹說。
  “你好,姑娘,我是登記窗口負責人喬艷。請問您投訴的事項是什么?只要是我職責范圍內的,一定給你妥善解決。”我態度誠懇地說。
  投訴人像小白兔一樣看著我:“我是商丘市一家商貿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我們老板讓我到你們窗口復印登記檔案,可是窗口的姐姐不給我復印。”
  “請問你有公司的委托書或者帶著公司的營業執照嗎?”我耐心地問。
  “沒有,我們老板說自己的公司不用帶材料。窗口的姐姐不僅不給我復印,而且還對我大聲說話。”說著說著,小姑娘哭了起來。
  我無語了,這是不是人們常說的“玻璃心”?
  我瞬間郁悶到極點。那么多申請人等著辦理證照,我還得在這里安慰小姑娘的“玻璃心”。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對自己說:“靜下來,早點解決問題,就能回窗口辦照。”督察科的工作人員一臉同情地看著我。
  還沒等我說話,督察科的工作人員對小姑娘說:“小姑娘,我們登記窗口是開放模式,辦公場所面積大,窗口人員沒有配備擴音器,對申請人說話時,難免會稍微提高音量以便申請人聽清楚。我們工作人員的服務態度怎么樣?有沒有臉難看現象?”
  “這倒沒有,都挺漂亮的,就是大聲對我說話。”小姑娘說。
  “小姑娘,我們窗口工作人員由于說話聲音大讓你不愉快,請你諒解,我也會跟大家強調,以后要按需服務。此外,你查詢企業檔案的問題,請按照一次性告知書準備材料,材料齊全后我會安排同事盡快幫你打印出來,你看行嗎?”我對小姑娘說。
  “老板會‘炒’我的,我害怕。”說著,小姑娘又哭了起來。
  面對這樣的“玻璃心”,我很無語。可是,問題總得解決。我對小姑娘說:“這樣吧,你把老板的電話給我,我和你們老板聯系。”就這樣,問題總算解決了。
  “媽媽說女孩子應該輕言細語,我覺得音量得在40分貝以下。我不投訴了,謝謝。”小姑娘讓我哭笑不得。
  被投訴了,還要寫投訴情況說明……登記窗口干部的苦誰懂?□河南省商丘市市場監管局 喬 艷

(責任編輯:系統管理員)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足彩半全场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