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新聞->知識產權

共享充電寶專利戰硝煙四起

臨時禁令制度等法律問題引專家熱議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06-19 09:58 來源:
分享:
0


  近年來,“共享經濟”異常火爆,除共享單車外,共享汽車、共享充電寶、共享雨傘等產品紛紛問世。與共享經濟相伴的,還有如火如荼的專利戰。
  在共享充電寶領域,深圳來電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來電公司)與深圳街電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街電公司)這兩個行業頭部公司之間的專利糾紛最為引人注目。兩家企業在北京、深圳、廣州3地相互提起訴訟超30件,涉及的知識產權臨時禁令制度、重復訴訟、不正當競爭等問題引發業界專家關注。

3地訴訟30余件
  在深圳、北京、廣州等地,來電公司依據6項專利向街電公司發起32件專利侵權訴訟,涉訴金額累計數千萬元。訴訟期間,來電公司還針對ZL201520103318.2“吸納式充電裝置”(下稱3318號專利)、ZL201520847953.1“移動電源租用設備及充電夾緊裝置”(下稱7953號專利)兩項專利向廣州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訴中臨時禁令,請求法院先行責令街電公司停止實施被控侵權行為并獲得支持。
  街電公司不甘示弱,積極應訴,并針對這6項專利提起無效宣告請求,同時以不正當競爭為由將來電公司訴至深圳市中院。截至目前,來電公司提起的32件訴訟中,由于主張專利的權利要求被無效等原因,已有23項被撤回,剩余訴訟中僅涉及3318號和7953號兩項專利。前不久,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作出一審行政判決,認定7953號專利的權利要求不具備創造性。與3318專利相關的訴訟,街電公司因不認可產品侵權的結論,已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申訴。4月30日,深圳市中院作出一審判決,判定來電公司立即停止不正當競爭侵權行為,并向街電公司賠償侵權損失500萬元。

禁令頒發應謹慎
  近年來,企業知識產權訴訟中申請臨時禁令的案件數量大幅增長。2018年年底,福州市中院以侵犯知識產權為由,通過高通針對蘋果公司提出的兩項訴中臨時禁令,引發媒體廣泛報道。在來電公司與街電公司的糾紛中,法院也發出臨時禁令。
  中國知識產權法學研究會會長、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春田認為,臨時禁令制度是一把雙刃劍,既要避免過于謹慎保守,導致新的技術模式不能得到及時有效的保護,也要防止濫用。
  北京務實知識產權發展中心主任程永順認為,法院應當慎重頒發臨時禁令。受到強制措施的一方,其經營活動將受到嚴重影響,甚至被逐出市場,如果法院沒有經過充分論證便頒發臨時禁令,可能被個別申請人利用,進行不正當競爭。他認為,從案件類型分析,發明專利糾紛可以頒發臨時禁令,而外觀設計和實用新型專利糾紛一般不能頒發臨時禁令。在發明專利侵權糾紛中,只有被控侵權一方構成相同侵權時,法院才能頒發臨時禁令;若是等同侵權,則法院不能頒發臨時禁令。
  北京大學法學院知識產權學院常務副院長張平指出,法院頒發臨時禁令前,應當認定被強制人存在侵權事實,并且在綜合考量專利的穩定性、專利的品質等因素下作出決定。

重復訴訟要避免
  重復訴訟一直是理論研究、司法實踐中爭議頗多的問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二百四十七條規定:“當事人就已經提起訴訟的事項在訴訟過程中或者裁判生效后再次起訴,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構成重復起訴:(一)后訴與前訴的當事人相同;(二)后訴與前訴的訴訟標的相同;(三)后訴與前訴的訴訟請求相同,或者后訴的訴訟請求實質上否定前訴裁判結果……”
  知識產權糾紛中重復訴訟的大量出現,不僅增加知識產權權利人的訴累,也影響知識產權裁決的一致性和權威性。
  街電公司認為來電公司以相同的6項專利權為基礎,先后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和深圳市中院提起30余件專利侵權訴訟,當事人相同,權利基礎相同,訴訟標的相同,屬于重復訴訟。但深圳市中院并未認可這一觀點。
  上海交通大學知識產權與競爭法研究院院長孔祥俊表示,訴訟的目的是定分止爭,同一當事人針對同一標的以同一理由提起訴訟,便構成重復訴訟。即使存在不同情況,只要當事人提起的訴訟實質性相同,也構成重復訴訟。
  清華大學法學院副教授陳建民認為,我國的知識產權糾紛重復訴訟問題,需要根據訴訟標的與爭議點進行判斷。只有依據統一的標準才能保證類似的案件裁決具有統一性,因此有必要改進知識產權糾紛案件管理制度,合理認定重復訴訟,避免司法資源浪費。

知識產權不能濫用
  商場如戰場。隨著競爭日趨激烈,個別企業故意通過訴訟方式來阻礙競爭對手正常商業活動的情況時有發生。據介紹,在《反不正當競爭法》修訂過程中,曾有一些學者針對此種情形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進行過研討。
  中國人民大學知識產權法學院副教授姚歡慶認為,專利權人故意截取未生效判決書中有利于己方的判決結果擴散宣傳,傳播誤導性信息,損害了相對人的商業信譽、商品聲譽。同時,專利權人重復訴訟,將多次申請臨時禁令等作為營銷手段和打擊競爭對手的手段,也會損害相對人的合法權益,從而構成不正當競爭。
  深圳市中院在街電訴來電不正當競爭案件的一審判決中表示,提起侵權之訴是專利權人的權利,但專利權人行使權利應適當,不能濫用。人民法院鼓勵專利權人善意的、通過正當競爭的方式形成的市場格局,但如果專利權人為謀求市場競爭優勢,濫用權利,將訴訟技巧當作打壓競爭對手的工具,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北京大學競爭法研究中心主任肖江平認為,如果通過重復訴訟阻礙競爭對手的商業活動能夠在司法實踐中被認定為不正當競爭行為,將豐富和發展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律制度。
  專家一致認為,濫用知識產權不僅損害相對人利益,而且浪費司法資源,有損司法裁判權威。法律既要保護知識產權權利人的合法權益,也要通過制度設計和實際操作防止權利濫用,切實維護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

□陳 靜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足彩半全场奖金